您当前的位置 : > 科技创业 >  正文

共享单车热潮下电单车共享是机遇还是坑?

发布时间: 2017-07-20 23:36 来源: 大学生特训网 作者: admin

2017 上半年,共享经济成为资本市场的投资热点,从共享单车,到共享充电宝,再到共享雨伞等项目,各种蹭共享经济热点的伪共享项目层出不穷。

这样的市场环境也影响了4年来一直用匠心做单品电动车的邱懿武。突然火爆的共享单车行业给了他的创业项目带来无限的挤压。一直犹豫是否做共享电动车的邱懿武,今年在卖出5万辆后,也不得不进入共享局。这里面既有面对资本跟风的无奈,也有创业者邱懿武自己的思索。邱懿武的公司云造科技创立于杭州,他们4年时间只造了5款智能电单车单品,旗下“云马”系列产品造型炫酷、色彩亮丽,主打设计感和社交玩法,要做“最懂年轻人的电单车”。

在“制造大国+消费升级”的趋势下,公司CEO邱懿武非常看好智能电单车的前景。

在2016年接受品途商业评论采访时,邱懿武表示,云马改造的是一件百年历史的产品,产品需求非常直观,他坚信,好产品一定会赢得市场。于是联合浙江大学和江南大学,建立“未来创新实验室”计划投入1000万研发基金,推动创新设计和工业制造业的融合。

但是,共享单车的出现和风靡,改变了云马的现实和计划。

弱化ToC生意,全力进军共享出行

2016年9月,ofo完成B轮融资后,云马的投资人找到邱懿武,建议他做共享单车,被邱懿武否决了。

实际上,在2015年,邱懿武就想到过做共享这门生意,但当时公司更看好小米模式——用高性价比产品、系统和服务去改变人们的生活。而对投资人的否决更有一丝赌气的成分:彼时,在同一赛道的产品中,云马处于领先位置,邱懿武相信自己能用产品取胜。

2017年7月7日,邱懿武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误,并直言“有一阵,我真的很郁闷!”这种郁闷除了来自产品销量的下滑,更是因为共享单车的出现,改变了出行行业的竞争——从产品创新转为模式创新。

邱懿武介绍,在共享单车出现前,自行车行业的创新非常慢,共享单车出现后,因为需要免充气轮胎,于是很多工厂开始研发这项技术。“共享出行”这一模式,焕发了传统自行车制造的新生命。

此时,如果坚持做智能电单车,企图用产品赢得出行市场,真有点逆潮流而动了。邱懿武对媒体表示,要“换个姿势再次起跑”。

云马终于作出决定:弱化ToC的生意,只做一些个性化的C端产品,主要精力用来做局域化共享出行。

共享单车已经成为现实,而且在未来10年,将是主要的出行的方式之一,云造科技必须加入这一领域。邱懿武认定电单车的体验更好,自己要用技术去驱动模式创新,虽然被迫要做共享,但是绝不放弃“电”。

在共享单车的重压之下,好消息是ofo、摩拜已经培育了一片市场,只要在交通工具上贴上二维码,人们就会想扫一扫是不是就能用。

在一辆滑板车上贴上二维码,然后放在街头观察,结果是很多人愿意停下来观察一下,“这说明扫码用车已成为习惯性消费行为”。邱懿武表示,接下来,云马要做的就是交出体验更好的产品。

站在共享出行的路口,云马认为,共享电单车不仅是共享单车的补充,更是强大的竞争者。在邱懿武看来,公交、滴滴快车、电瓶车用户中,85-95年的用户占据了80%,而电单车的目标用户就是这个群体。

共享电单车的入局,除了能升级用户体验外,还能解决城市限电禁摩的问题。从资本层面看,民营资本的介入,能减少城市公共交通补贴,从而能得到政府的认可和支持。

考虑到电单车共享的技术和运营难度高,资金需求量大且政策不稳定的因素,云马的战略是避开城市竞争,走进园区、景点等场景,做局域化共享。

紧接着,云马与ofo定制了云马C1,与凤凰合作打造了云马U1,与telepod合作滑板车,并投入吉利园区运营。

在大本营杭州,云马投放了少量云马C系列电单车在西湖景区试运营,据邱懿武介绍,目前的日使用频率是3次,每单收入5元左右。公司希望通过这一试点,发现电单车共享的更多坑。

电单车共享,是机遇还是坑?

云马要进入的行业虽然风头正劲,但是已经凸显出了乱停放、运维难、效率低等问题,作为一家技术公司,云马给出的方案是:利用智能换电柜、虚拟停车点和线圈围栏等技术整合出一套有序化管理系统。

市场上已经有带电的玩家存在,但是运维成本极高,而且车辆的维护也是一大难题。根据邱懿武的介绍,云马要做的共享产品呈现为充电桩和换电柜两种模式,前者要求用户取还车都在指定的位置完成,而换电柜跟当下流行的共享充电宝设备类似,用户可以通过机柜拿到电池,将电池装配到换电柜旁边的车辆后,即可体验更轻松的出行方式。

这块将装配到云马P系列电单车的电池尺寸比iphone6Plus略大,重量在500克左右,续航可达30公里。C系列电单车的电池略大,但是电池同样也能进入换电柜,由用户自己进行更换。

线圈围栏方案则是利用电磁感应的原理,可以在1秒内迅速判断车辆是否在指定停车点内,且距离误差不大于5厘米。该方案能有效解决用户还车慢、运维找车难等痛点。

配套的智能化运营系统解决方案,通过后台大数据的计算,在解决潮汐问题、规划路径、骑行数据监测等方面进行努力。

综合来看,云马谋划的未来运营跟目前的共享单车相似度较高,都将目光放在未来的城市交通系统中,通过技术手段推动运营效率的提升。跟自行车相比,虽然云马的产品和运维的成本更高,面临着政策不确定性的难题,但好在瞄准的场景更聚焦。

关于未来的合作,邱懿武表示,主要采用BT模式(建设和移交),具体如何执行,要根据与不同地区、企业的合作模式而定。也就是说,云马虽然看中了共享出行的前景,但是不会直接参与运营,而是以服务供应商的身份,将自己的产品、技术等方案打包卖给客户。

在产品和技术方面有一定优势,但是云马的共享出行之路并非一片坦途。

1,政策因素

沟通中,邱懿武多次提到的政府层面的因素。

一方面,云马投放在西湖景区的车被一位省政府的领导多次使用,该领导对云马运维人员表达了看好这个项目的态度,同时提了很多发展建议。

另一方面,又有很多城市在面对电动车的态度上模棱两可。“上海市最先发布不鼓励发展共享电动车” 邱懿武觉得,会有很多城市效仿上海的态度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国内对电动摩托车、电动车、电助力自行车、电单车等产品没有形成认定标准,这在很大程度上,为政策的制定增加了难度。

云马曾向政府部门写信,积极参与政策的制定。但是电瓶车作为城市交通中最不稳定的因素,很多城市的交管部门,对“电”字极为敏感,他们作出怎样的决策,是云马悬而未决的问题。

2,行业本身的问题

共享单车虽然很火,但必须要认清的一件事是,他们至今没有找到明确的盈利模式。云马的共享电单车又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呢?定价过高,影响使用频次;定价降低,又如何收回高昂的车辆成本呢。

在进入园区和景点的过程中,不仅面临政府层面的门槛,也有经济层面的。如果摩拜和ofo转身去做这块市场,资金优势势必会为占领市场赢得先机,云马又如何应对?

风潮之下,谁是赢家?

共享单车行业风起云涌,受影响的不光是云马这一类做出行产品的公司,中国自行车行业的命运也随之跌宕。

据自行车行业公布的数据,2016年国内自行车行业产量为8002万辆,较2015年下降了0.24%,其中内需为2500万辆,其余为出口。据估计,2017年共享单车的采购量至少在2000万辆。2016年自行车出行比例由原来的5.5%上升到11.6%。

这一系列数据的背后,是传统自行车品牌的沦丧。飞鸽生产的“小黄车”月产量已达40万辆,订单占据飞鸽全年产能的三分之一。共享单车的发展,为这些自行车企业带来了大量的订单,但是在生产线不停运转的同时,中国人记忆中的自行车品牌正在褪去它的光芒,成为一座机械化加工制造厂。

更为可怕的是,随着共享单车零部件的智能化,那些在产能、科技和设计方面出色的制造企业会接到更多订单,届时,传统的自行车厂将面临无订单可接,进而倒闭的境地。

在“共享”席卷短距离出行的风潮之下,云马参加的2017北京国际自行车展览会,已经用“亚洲最大共享单车节”进行宣传。本届大会的关键词是共享和智能,也揭示了自行车出行未来的发展方向。

中国自行车协会理事长马中超认为,这是一个百花齐放的时代,共享单车的出现真正便利了人们的出行。在中国自行车转型升级的大环境下,创新,已经成为行业共识、必然趋势和突破奇迹。自行车行业的未来,是理念突破、模式变革、全球互联的时代,是绿色发展、智造先行、设计发力、文化当道的时代。

云马此前的竞争对手轻客电单车,并没有发布自己进入共享领域的信息,官网上亮出的宣传语是“人生赢家的出行美学”。6月,联合日本建筑设计师青山周平,推出了“行走的胡同”轻客TSINOVA限量版电单车。

这种做法与云马在ToC领域“只做极度个性化产品”的策略一致,轻客似乎准备用产品和文化,圈定一批对产品有认同感的用户,继续自己的产品创新模式。

在今天中国的短距离出行市场上,很难讲产品创新和模式创新谁代表未来。去年,云马还在专心打磨产品,邱懿武为了“如何让云马成为最懂年轻人的电单车”而苦思冥想,努力实现着产品之外的社交和健康属性。

几个月后,共享单车逆转了风向。站在共享出行的起跑线上,这位年轻的CEO依然有些唏嘘:他不得不接受模式改变了这个行业的现状。

去年9月,拿到数千万元A+轮融资的云马打算更换赛道,“换个姿势继续起跑”。如今在共享单车的冲击下,行业洗牌正在加速。这是邱懿武不得不面对的事实,邱懿武只想做有匠心和设计的好产品,但是在市场和资本催生的共享单车热潮下,用匠心打造好产品的环境越来越少,邱懿武不得不思考,未来的路该怎么走……

编辑: admin

创业报道

网络创业

创业开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