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> 创业融资 > 投资 >  正文

ERA上线3个月两轮共计2000万融资,95后创业者徐可如何做到

发布时间: 2017-07-02 23:04 来源: 大学生特训网 作者: 未知

ERA 徐可 陌生人社交

(文/周丽梅)

十月的厦门,暖意融融,初见ERA创始人徐可时,穿短袖最适宜的天气她却裹了两件棉衣,手里拽着半个馒头,一边着急把馒头啃完,又礼貌性地要和我打招呼,反而被馒头噎了个正着,显然,这与网上流传的美少女形象判若两人。

或许,连我也没有想到,跟她讲的第一句话会是“你不热吗?”

她说:“年龄大点身体就经不起折腾,一熬夜加班就容易感冒。”一个95后的女生说自己年龄大,的确让人有想打她的冲动,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,我们言归正传。

前几日,猎云网曾独家报道了徐可的ERA完成1200万人民币Pre-A轮融资的消息,由祖禾资本领投,CAMA、力迈集团跟投,目前ERA估值1.2亿。在人人都叫嚷着资本寒冬到来的时候,徐可却仅用了18天便搞定了亿级估值Pre-A轮融资,而据猎云了解,早在之前的天使轮融资,徐可也只用了9天,一个95后的女创业者,为何能有如此快的融资速度,究竟是噱头还是实力所在?

“从价值入手,简化结实和维系的过程,做一款任务式社交App,能走得通?”

曾有不少创业者问我,“不管是图片社交还是兴趣社交,搞了那么多噱头,都没有做成功,社交还有市场吗?”虽然是疑问句,但我听得出,话中的意思是:社交难做。

的确,徐可在做ERA之前也意识到了99%以上的社交软件都会面临死亡的问题。因为巨头抢占了这块市场,大多数的新晋产品难以存活。1%剩下来的,可能是用钱去买数据,有了用户之后,数据也是不上不下,难以发展。

笔者认为,目前大多数社交产品基本上都沿袭了这样的路子:前期吸引用户,用户进来后又要想办法屯用户,当用户的量和留存趋于稳定时,才会考虑创造用户价值。而从结实、维系到创造价值,过程过于复杂与漫长,往往只进行到维系阶段,产品便夭折了。试想,社交产品的思路能否倒置一下,直接从价值入手,将结实、维系的过程简化?

ERA或许便在这个思路上做了一个较好的尝试,它直接从价值入手,通过基于LBS让用户之间以做任务的形式产生价值,让平台上的用户将颜值、技能、身价、信用、人格魅力、社交能力直接变现。ERA采用“接任务—做任务—拿奖励”的模式,用户之间的交易是嫁接在在线支付基础上,在等值交换的原则下,实现劳务和价值的交互,ERA 想要做的便是致力于让用户的每一分钱都花在切实需求点上。

ERA 徐可 陌生人社交

“我希望最终ERA用户是像神经元、组织细胞一般,和杯壁是黏黏的长在一起,是一个共同生长的关系。”

模式想通了,ERA和大多数产品一样也不得不考虑产品和用户之间的黏性、留存等一系列问题。在徐可看来,除了BAT的产品有忠诚度以外,其他的产品要想用户能有忠诚度简直不是一件易事。

如果把产品比作一个容器,那么用户起初就如同水一般从这个容器倒入另一个容器,黏性变强后,可能用户会像是蜜糖一样的很难倒出来,而最佳黏性的时候,用户会像沥青,需要借助外力才能“挖”出。徐可说:“我希望最终ERA用户不是像水、蜂蜜、甚至是沥青,而是像神经元、组织细胞一般,和杯壁是黏黏的长在一起,是一个共同生长的关系。”

“网络营销的最大的弊端就是现象级产品的出现,我并不想ERA成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。”

那要做到这点,至关重要的是什么?徐可给了我这样的答案:强售后强运营强市场,尤其是运营,尤为重要。

在营销这件事情上,徐可或许算得上是一个营销高手,曾不花一分钱通过微博热点事件营销做了一个2000万PV的头条,而她最擅长的便是运用明星红人进行粉丝经济营销,所以在网络上也积累了一大票粉丝,就连目前ERA上也有不少明星用户,如著名歌手薛之谦、叶熙祺等。按理说,如果利用其网络影响力推广产品,那么产品推广上会少走不少弯路。

但徐可在这点上却显得有些激动,坚决反对ERA走这样的路子,她说:“我深知网络营销带来的弊端便是让产品成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,包括17、小咖秀、足记、脸萌等产品,爆红的表象其实并没有为产品后期的稳固发展提供一个保障,用户的好奇心新鲜感褪去后,用户便如流水,不成体系的猎奇而被打散直到全部流失。”

据了解,完成Pre-A轮融资后,徐可在产品的推广上踩了个急刹车,将重点放在了产品的打磨上。她说,要让用户始终对产品维持新鲜感,保持好奇心,这需要花心思去运营,而运营壁垒是一个重而远的事情,关键是看你希望做的是一秒钟的勇士,还是隐忍大成的王者。

“90后玩乐文化会给我们带来新的市场经济,我大胆预测,认知盈余会是下一个爆发点。”

目前在ERA平台上,用户以90后居多,从成交的任务来看,多为“约饭、约看电影、约运动、约下午茶”等,甚至还有“陪砍价、股市大跌陪跳西湖”等无厘头的任务邀请。对于90后这种花钱买体验的行为,徐可认为玩乐经济会是一个大趋势,不能一蹴而就,需要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摸索和适应。用户利用碎片化的时间,一些略显无厘头的任务,或许会给ERA新的经济市场。

社交产品之所以被认为没有发展前景,一方面是巨头早已成定局,而另一方面则是社交产品都会被重重的打上“约炮”的标签。那要将用户的颜值、技能、身价、信用、人格魅力等方面都直接变现的ERA会不会也很难摆脱桃色标签呢?

在徐可看来,任何社交产品在起步期都是带有点荷尔蒙基因,但这是有周期性的,不可能一直占领市场的主题。一般而言,社交产品从起初的桃色标签过渡到新的阶段时,就不得不考虑两方面的问题:第一,是否能帮助自己更好的认识和了解自己,也就是无隐私的透明化社交;第二,能否创造价值,用户对隐私的要求程度越低,对曝光量的要求便更高,当用户需要拿着话筒张扬个性而不是把自己藏起来的时候,创造价值便变得额外的重要,所以可以大胆预测,认知盈余会是下一阶段市场的风向。

“过了靠情怀凝聚团队的阶段,我们要像德川家康一样做一个抗压强者,没错,我们的团队在肆意疯长。”

在笔者采访当天,正遇上ERA团队“搬家”,整个团队将由厦门搬到上海,而徐可花了四个月组建的技术团队可谓来头不小,曾开发过facebook游戏《开心农场》、《纵横四海》页游,《谁是卧底》等手游。

编辑: admin

创业报道

网络创业

创业开店